越剧《孔雀东南飞》唱词

发布时间:2017-03-30 00:00:00 编辑:胡萍 手机版

  越剧《孔雀东南飞》属于传统剧。根据汉乐府《古诗·为焦仲卿妻作》编剧。写庐江小吏焦仲卿妻刘兰芝贤淑勤劳,夫妻情笃。焦母虐待兰芝,迫仲卿休妻。夫妇忍痛分离,互誓各不嫁娶。兰芝回娘家,其兄逼其改嫁太守之子,兰芝不从,投水践盟。仲卿闻讯,亦挂枝殉情。

越剧《孔雀东南飞》

  第一场 雀 喻

  (人物:姥、媪、焦仲卿、刘兰芝、小厮、小姑。时间:汉末,建安年。地点:庐江府。

  幕启。小吏焦仲卿受室的前几天,春花如锦,和风入抱。

  古诗:往昔初阳岁,谢家来贵门。

  妆奁才发了不久,转眼之间,竟又鞭炮重燃,吉期在望。

  齐唱:先拜天,再拜地,夫妻行过交拜礼。拜了祖先拜公姥,送入洞房成连理。

  媪唱:恭喜你,贺喜你,仲卿今夜娶了妻。郎有文才女有貌,就好比,一对凤凰比翼飞!

  姥:大娘!(唱)凤凰乃是鸟中王,如此过誉怕不宜!

  媪唱:如若不将凤凰拟,至少可以孔雀比!

  姥:比孔雀,只恐还是不妥!

  媪唱 :并非今日恭维你!(白)便是孔雀……(唱 )也难比,你家这对贤伉俪!

  姥:这么说,(唱)我儿今日成家业,

  媪唱: 一对孔雀共双栖!

  姥:说得好,说得好啊!

  (仲卿把新房门关了回来,欲待呼唤,卒不成词。吃了一盅酒,出汗、心跳、颤抖……)

  仲卿:(九牛二虎地)娘……娘子!

  兰芝:(略抬头,不语。复又低头)……

  仲卿:河东大娘之言,你听见了无有?(仲卿正壮胆趋前,竟又踌躇……)河东大娘说,你我如同一对孔雀……孔雀……哈,比作一对孔雀!

  (兰芝欲言还住。)

  仲卿:啊?

  兰芝:(低首)邻里歌颂之言,何必多提。

  仲卿:是啊,歌颂之言,多提无益。不如提一些旁的!娘子!你看我家的新房,不对!你看你我家的新房,摆满了你家的妆奁……不对,摆满了你我家的妆奁。唔……也不对,我家原无妆奁……

  (兰芝嫣然而笑。)

  仲卿:娘子,你笑得美也!

  (兰芝肃然而止,正襟危坐。)

  仲卿唱: 红罗帐,垂香囊,娘子端坐在中央。半遮面,浅施笑,面是红来笑也香!这衾枕四角绣鸳鸯,嫁衣纱帘十数箱。碧罗带,青丝绳,娘子的针黹世无双!顺手取过银缸照,青铜镜,照出你俏面庞!

  兰芝:喔!

  仲卿:娘子,你生得美也!

  兰芝:啊?

  仲卿:啊?

  兰芝:又说这些做什么?

  仲卿:……是啊,又说这些何苦?不如说些别的……说别的,别的,说什么呢?

  兰芝:随便说些什么吧!

  仲卿:对了……娘子……唔……唔,我一点也想不出说些什么。

  兰芝:那就不要说也罢了。

  仲卿:对了……娘子……唔……唔,你也没有什么要说吗?

  兰芝:……

  仲卿:随便说些什么吧!

  兰芝:……

  仲卿:你一点也想不出说些什么?

  兰芝:……

  仲卿:那就不要说也罢了,也罢了。

  (更漏传来,已是初更。)

  仲卿:一更天了!

  兰芝:唔?

  仲卿:唉!

  兰芝:啊?

  仲卿:没有什么,夜露深了,娘子身着绣罗单衣,保重为宜!

  兰芝:你自己也须保重玉体!

  仲卿:娘子!

  兰芝:啊?

  仲卿:我有话说了!(唱 )听说你,十三岁上能织素;十四学得裁衣裤;十五已懂弹箜篌;十六下笔作诗赋;十七与我成夫妇,偏是我供职庐江府。恨不能与卿长相顾,愿兰芝呀!你莫嫌孤寂莫嫌苦!

  兰芝:啊,仲……

  仲卿:啊……

  兰芝:……

  仲卿:你叫我什么呀?叫呀!兰芝!

  兰芝:嗯……

  仲卿:谁叫嗯呀?

  兰芝:啊……

  仲卿:我也不叫啊。我叫仲……

  兰芝:仲……

  仲卿:仲……仲……仲……仲……

  兰芝:仲……仲……仲……仲卿!

  仲卿:哎!仲卿啊!(唱)我与你结发共甘苦,贫富安危随君度。不求同生求……但求不把我辜负。

  (敲门声中,小姑引小厮上,传话。)

  小姑:哥哥,可有安置?

  仲卿:有什么事?

  小厮:相公有所不知,府里有人传话下来,大人有紧要公案,立等相商。要相公即刻就去!

  仲卿:这……

  兰芝:既有紧要公案,理当就去。

  仲卿:这般时候……

  小姑:哥哥,母亲有话,母亲说,府里既然有人传话……

  仲卿:已经知道了!

  小姑:……公案紧要,叫你早去早回!

  仲卿:回复母亲,这就去了。(对小厮)备马。兰芝,我要天明才回,你先歇息是了。

  兰芝:母亲叫你早去早回。

  仲卿:你不要等我。

  兰芝:哦……夜露已深,吃盅酒去。

  (仲卿一饮而尽,推门而去。)

  (马蹄声远……兰芝掩门少思。)

  (兰芝抚杯,一阵寒风……)

  兰芝唱 :蹄声远去风声近,莫教寒露侵他身。庐江吏,人志诚,适才他,一番话,言简意深。洞房暖,万籁静,烛摇花影,心儿里,我不知,是喜?是惊?还是温馨?

  (漏转三更。)

  齐唱:远远的,更漏声,传过三响,阵阵的,夜露寒,吹进了空房。兰芝她,懒卸妆,痴痴想……不尽惆怅入梦乡。

  (金鸡啼罢.天光大明。)

  (仲卿归家,惊醒了兰芝。)

  兰芝:你回来了?

  仲卿:你受惊了!

  兰芝:你辛苦了!

  仲卿:你疲乏了!

  (仲卿欲饮酒,兰芝阻之;兰芝欲烫酒,仲卿阻之。)

  兰芝:你府里回来,可有上婆母房内问安?

  仲卿:天色尚早,我母亲还不致起床。

  姥:仲卿,你回来了?

  仲卿:孩儿才即回来。

  姥:既是才即回来,为何不来我处?却先至新房!

  仲卿:孩儿以为母亲尚未起身。

  姥:那里是以为我尚未起身?分明是与你成了家业,把你母亲抛在一边了!兰芝:啊,婆母!仲卿所说,却是如此。

  姥:我在这里说我儿子,新媳妇不劳多言!我还有什么不知的?!

  兰芝:是。

  仲卿:母亲不知,孩儿一回房来,兰芝便命孩儿与母亲问安。

  姥:一派胡言!兰芝她怎敢命你?

  仲卿:这……

  兰芝:婆婆……

  姥:我要问你,府里传你何事?午后前来见我!

  兰芝:送婆婆!

  仲卿:送母亲!

  仲卿:(回身)兰芝,是我害你受过了!

  兰芝:一时误解,终是难免,何必多提。

  仲卿:是呀,多提无益,不如提一些旁的!

  兰芝:你一夜未睡,还提什么旁的,不提也罢。

  仲卿:兰芝,提一句如何?

  兰芝;……你提来。

  仲卿:河东大娘说,你我如同一对孔雀!

  兰芝:又来了!

  仲卿:对了!

  兰芝:啊?

  仲卿唱:你我既经成夫妇,却无端,把良夜春宵空辜负!我仲卿,纵非知音也爱宫商,兰芝啊,你试弹一曲又如何?

本文已影响869
+1
0